欢迎访问EV之家首页!

       

EV之家
统一服务热线

4001128258

EV之家
EV之家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一汽与新势力:隐患渐生

一汽与新势力:隐患渐生

2019-08-06 浏览次数:1,358 次 NE时代

近日,有传言称,山东低速电动车企业宝雅新能源有望以18亿~20亿(人民币)收购一汽吉林80%股权。

据天眼查显示,被传出收购一汽吉林的宝雅新能源成立于2009年,主要产品涵盖新能源类电动车、特种电动车、电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4个系列30余种产品。

一汽吉林从2009年转型做商用车和乘用车型之后,在2016年推出新能源乘用车森雅R7,而在2019年2月一汽吉林生产一辆森雅R7之后,已无量产消息了。

从此前与博郡汽车、清行汽车和新特汽车合作,一汽吉林这次被传出与宝雅新能源牵手,一方面是为了充分使用其闲置产能,另一方面则是一汽集团为了整合现有资源,加速推进国企化改革。

从2018年一汽集团宣布将无偿将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股权划归到一汽投资开始,一汽集团混改的步伐就已经迈开了。一汽投资成立于2018年3月28日,其单一股东为一汽集团,主营业务为投资及投资管理。

一汽吉林旗下的森雅已经被归于大奔腾事业部,来解决它与原奔腾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虽无车可造,但它的生产资质引得造车新势力的垂涎。例如一汽吉林就与清行汽车、博郡汽车签署代工协议。

此番宝雅新能源欲收购一汽吉林的股权,让人联想到“雷丁汽车收购野马”。同起源于山东,从事低速电动车,宝雅采取与雷丁相似的措施,收购传统车企来试图进入电动乘用车市场。一汽吉林在一汽改革过程中,从为他人代工到股权被收购,诠释出落寞传统车企的走向。

另一方面,传统车企与造车新势力之间的关系从过往的势不两立转变为携手共进。在这个产业转型的时代中,他们的合作已经不再是新闻。相比于其他传统车企,一汽对造车新势力的心态更为开放,帮助不少造车新势力迈出生产、销售的关键一步。一汽也从后者身上学习,完善旗下电动汽车的产品阵容。

但他们之间的关系正在接受现实的考验。

与新势力打得火热的一汽轿车

“主动拥抱造车新势力,也充分展现出徐董事长践行转型新思路、深化一汽改革的决心”。

作为上市公司一汽轿车旗下车型,目前在产的只有奔腾X40 EV,2019年上半年该款型的新能源车量产491辆。

对于2017年上市的奔腾B30 EV,从最近动作频繁的一汽轿车来看,未来可能会在原先版本上做部分升级。

在电池方面,桑顿新能源此前与一汽轿车达成战略合作,三年期间提供15万套电池系统。桑顿新能源在乘用车方面主要开发三元软包电池,在新型动力电池技术路线上,未来将加大力度开发以全固态电池和锂硫电池为核心的高能量高安全的电池。

一汽轿车称,该电池系统将供旗下奔腾B30新能源车使用。这就意味着奔腾B30在经历2017年上市,2018量产511辆,2019年无量产的情况下将会迎来一次升级。此前,该款车工信部纯电续航里程为205km。

如果奔腾B30能搭载桑顿新能源的三元软包电池,不仅能在续航里程和安全性上得到提升,一汽轿车还可以借此批量购买降低成本。

在汽车外型设计上,一汽轿车此前与新特汽车签署了《电动车项目合作生产框架协议》,新特汽车此后又与意大利意柯那设计集团ICONA合作,新特汽车设计助力。

另外,一汽轿车与云度新能源签订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研制开发新能源乘用车,并计划于今年投放市场。据了解,他们合作研制的新车将借助一汽轿车生产体系,进行差异化零部件开发,通过云度自身资质和销售渠道进行销售。

作为政府超73%持股的云度新能源,背后还有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技术和平台加持,一汽轿车联合云度,对于“三电”技术的合作发展及自身转型,甚至可以通过代工来消耗闲置产能,都有一定的帮助。

被寄予厚望的红旗

从高端品牌红旗来看,徐留平对红旗今年的目标是3万5千辆。

目前来看,一汽红旗旗下两款车型:红旗H7 PHEV和红旗E-HS 3 EV。

红旗H7 PHEV在2018年有273辆的产量,2019年上半年已经没有产量了,目前市面上也已经停售了。所以该款车型又销声匿迹。上市之初,它就采取不公开发售的方式,所以市面上鲜少有关于这款车的消息。

红旗E-HS 3 EV,是红旗旗下首款纯电动汽车。从NE时代统计的产量来看,红旗E-HS 3 EV在2019年上半年产量为5166辆。如果要在今年推广3万5千辆新能源车,红旗下半年势必要扩大产量了,未来也将是红旗主推车型了。

此前一汽集团投资的智能豪华电动车企业拜腾,曾签署协议称,未来红旗纯电动汽车可能还会借用拜腾的平台,所以在车辆升级上,一汽会依靠拜腾的技术平台。

而且,拜腾对外表示,南京生产基地不仅投产其首款车M-Byte,还有一款红旗车型。

从资本到技术,到共线生产,红旗、拜腾正在深度合作。

合作不在多,在“靠谱”

从整体情况来看,一汽旗下新能源车型目前的问题是混动车只有一款,而且现有的纯电动车型并未实现此前徐留平计划的从A0级到D级的全覆盖,缺少更高级别的车来支撑。

今年业内频频爆出传统车企与造车新势力之间的合作、合资。一汽,无疑是其中曝光量最多的传统车企。宝雅、云度、博郡、清行、新特、拜腾……他们与一汽旗下品牌存在竞争,但现在更多的是合作。一汽在混改过程中能够发挥闲置产能的作用,同时利用双方的优势补充完善自身的新能源产品阵容。

但是此前拜腾被爆出资金链紧张,体验店扩张受影响,量产车也因为资质不全等问题还需等工信部验收等等问题。云度被传裁员,博郡汽车与一汽夏利成立合资公司,曲线拿下生产资质,但仍面临量产困局,新特汽车被曝出停工……

新势力的困境,考验着一汽与它的合作、合资关系。

现今车市境况让人唏嘘,传统车企尚无法独善其身,缺钱缺量的造车新势力受到的冲击更为严重。此时,一次“靠谱”的合作就显得尤为重要。希望在这场合作中,合作双方都能不负彼此,在车市窘境中能够继续相互扶持。

行业交流请扫下方微信

分享到:0
|热门推送

QQ咨询

微信

咨询电话

4001128258

QQ咨询

发送短信

拨打电话

联系我们

X

扫一扫,即刻进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