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EV之家首页!新能源物流车 新能源货车电动物流车 新能源物流车

       

EV之家
统一服务热线

18016091277

EV之家
EV之家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能源汽车催生千亿回收市场 退役动力电池何去何从?

新能源汽车催生千亿回收市场 退役动力电池何去何从?

2021-08-03 浏览次数:1,891 次 三湘都市报

我国从汽车大国迈向汽车强国,新能源汽车是必由之路。而做大做强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产业,则是新能源汽车可持续发展的坚实底座。

7月7日,国家发改委等部委发布《关于印发“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的通知》,提出推动废旧动力电池循环利用行动,加强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溯源管理平台建设,完善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体系。一时,废旧动力电池循环利用再次被推至浪尖。

其实早在2018年初,业内就掀起一股“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即将迎来爆发期”的声浪。千亿“蓝海”市场引来新能源车企、环保公司、各路资本争相涌入。统计显示,2015年- 2020年,我国锂电回收相关企业数量快速增长,目前现存“动力电池回收”相关企业达1.5万家。

然而多年来,行业仍存在“正规军”收不到退役电池,小作坊却在悄悄高价“抢货”的怪象。在相关行业标准尚未形成、市场一片鱼龙混杂下,原本被认为高效的梯次利用模式却带来了产品安全隐患,而无环保措施下的拆解回收,亦引发了人们对环境污染的担忧。

问题当前,随着动力电池退役高峰临近,废旧动力电池循环利用究竟如何发展?湖南在其间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风潮

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动力电池迎退役潮

今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双双超过120万辆,同比飙涨200%。中汽协预计,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完成销量240万辆,同比增长76%左右。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世界汽车组织(OICA)主席付炳锋预计,未来五年电动车产销增速将保持在40%以上。

伴随着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动力电池退役也将迎来爆发,废旧动力电池回收产业被寄予众望。

“随着动力电池需求的不断增大,靠进口的电池关键材料将涨价,这将影响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且废旧电池处理不当还会污染环境。”长沙矿冶研究院“锂汇通”平台负责人李重洋表示,动力电池回收是新能源车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没有这一环,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价值链就不完整,无法形成一个有机的闭环。”

业内人士预计,今年起,我国将迎来第一批动力电池退役高峰期。“动力锂电池的使用年限一般为5-8年,有效寿命为4-6年,按此测算,2014年生产的动力电池在2018年开始批量进入退役期,今年进入高峰期。”

(7月30日,长沙矿冶研究院工作人员在对回收的动力锂电池进行检测。受访者供图)

2030年,或将形成千亿级市场规模

“以原料来源划分,动力电池回收可分三个阶段。”湖南金源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小立受访时介绍,第一阶段是制造动力电池时,产生的废料和边角料;第二阶段是电池使用5年后,更换下来的废旧电池;第三阶段是整车使用10-15年后拆解报废的电池。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我国全年动力电池装机量从16GWh增长至63.6GWh,年复合增长率超过50%。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数据,2020年国内累计退役的动力电池超20万吨,市场规模达100亿元。

据《中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2021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43亿元左右。“随着回收需求的爆发,政策的规范以及行业龙头的不断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市场即将打开。”行业专家预计,至2030年,三元与磷酸铁锂电池回收将成为千亿市场。其中,在现价情况下2020年-2030年三元电池累计回收空间将达1305亿元;2020年-2030年磷酸铁锂电池梯次利用及回收累计市场空间分别将达到680亿元、163亿元,“一个千亿元级新产业正在萌芽。”

资本争相涌入,中小企业也来“掘金”

面对动力电池回收千亿级“蛋糕”市场,各路资本纷纷涌入,整车企业、动力电池生产企业也积极参与其中。

今年6月18日,宝马宣布,将在中国建立完善的经销商高压动力电池回收管理流程,即经销商回收高压电池,再由物流供应商将之运送至有资质的企业评估,根据评估结果,决定是否将电池用作电力储存,还是其他用途,或是拆解后进行原材料再利用。此外,大众、奥迪、特斯拉、本田、丰田等国外汽车品牌也先后宣布上线电池回收服务。

为了绑定电池上下游企业资源,国内车企则更早布局。早在2018年1月,国内的长安、比亚迪、银隆新能源等16家整车及电池企业与中国铁塔公司达成合作,以解决退役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等问题;2018年3月,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签署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共同推进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2018年10月,吉利集团与杉杉股份、紫金矿业出资组建了合资公司,开展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业务;2018年11月,北汽集团旗下北汽鹏龙与光华科技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退役动力电池梯次利用和废旧电池回收处理体系等业务上开展合作……

目前,国内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汽车等也都启动了动力电池回收工作,而比亚迪更是在全国建立了超40个动力电池回收网点,并建设动力电池梯次回收利用中心。宁德时代、中航锂电、赣锋锂业、华友钴业、格林美等国内电池企业则已在该领域深耕细作。

除了大型的整车与电池企业外,一些环保领域的中小企业也不甘示弱。“今年参加了多家电池回收企业的融资路演。”一名创投机构投资经理表示,不同于饱和的动力电池市场,回收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随着电池报废的高峰期来临,电池回收产业也将迎来爆发期,他们希望投资一些有潜力的中小企业。而对于一些小企业来说,在行业起步阶段,通过融资建设大量回收网点、更多生产线,可以实现企业快速扩张。

隐患

“小作坊”高价抢货,“正规军”回收难

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数据,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累计退役总量约20万吨。“这些退役动力电池,只有20%是通过正规渠道回收利用了。”长沙矿冶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锂汇通”平台负责人李重洋估计。

行业内,与李重洋有同样观点的人不在少数。据GGII数据,2020年全国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量仅4.2万吨。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量远低于理论量,其间的差距多达16万吨。这些退役电池去了哪?

“大部分流入了非正规渠道,无法统计。”李重洋说,正规动力电池回收企业严格按照国家要求经营,不仅有整套的设备、技术,还配专业技术人员,因此回收成本不低。相反,不具备相关资质的小作坊式企业加工成本低,能以高价“抢货”的方式,将大部分废旧锂电池收入囊中。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总工程师、副秘书长叶盛基也认同这一观点。在他看来,尽管政策明确车企承担动力电池回收的主体责任,但退役动力电池流向更多受价格主导,且行业缺乏回收企业准入管理,“一些操作灵活、规范性差的小作坊式企业经营成本低,报价时更具竞争力,导致‘正规军’很难回收到退役电池。”

通过网络查询添加微信,三湘都市报记者向多个动力电池回收商贩咨询了解到,目前动力锂电池在非正规渠道的回收价格约为每吨8000元至10000元,而在正规渠道,回收价格只有每吨6000元。“最高价格差距有50%。”业内人士说。

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量低于理论量,除了非正规渠道价格竞争的因素,还有其他原因。“2020年退役20万吨动力电池,是按当时的装机量来计算的。但很多企业和个人考虑到成本,会让电池超期服役。”湖南省新能源汽车电动蓄电池回收利用产业联盟秘书处主任陈鹏受访时表示,还有部分退役电池直接二次流入消费市场,或者绕过回收渠道回流到电池企业。

回收市场鱼龙混杂,致安全隐患、环境污染

当前,退役动力电池的去向分“梯次利用”与“拆解回收”两种。当动力电池容量衰减至额定容量的80%以下,就不再适用于电动汽车,但经过检测、维护、重组等环节,仍可在储能、分布式光伏发电、家庭用电、低速电动车等领域梯次利用。当电池无法进行梯次利用时,则需进行回收拆解,做资源化处理。

“梯次利用还存在技术瓶颈,如梯次利用效率偏低,电池剩余寿命及一致性评估等技术不成熟。”业内人士指出,我国动力储能电池的回收和循环利用的体系还不健全,相关电池回收标准未形成,不规范的梯次利用易导致安全隐患,“生活中发生不少电瓶车起火事件,不排除就源于电池梯次利用。”

“动力电池中包含多种重金属元素,处理不当会危害人类健康,对土壤、空气、水源都会造成污染。”湖南金源新材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小立表示,从资源层面来看,废旧电池所含的锂、镍、钴、锰及稀土等金属,如不充分利用,将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

据相关资料显示,1块20克的手机电池,能污染1平方公里土地长达50年。“更大更重的汽车动力电池,不仅含有多种重金属,而且电解液中的六氟磷酸锂在空气环境中容易水解产生五氟化磷、氟化氢等有害物质,对环境具有极大危害。”一名电动汽车行业的人士表示。

“目前动力电池回收市场不规范、配套政策不健全,尚未建立完整的追溯系统。”业内人士表示,无论是梯次利用还是拆解利用,动力电池回收行业仍面临回收成本高、利用率低、行业技术规范不完善等问题,“这些都影响、制约了行业的规范、迅速发展。”陈鹏表示。

行动

基础牢、产业链完备,湖南走在全国前列

目前,全国共17个省市被选为动力电池回收试点地区,湖南便是其中之一。

湖南是动力电池及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最完善的省份。在先进储能材料领域,湖南形成了完备的产业链,拥有规模以上企业100家以上,包括湖南杉杉、长远锂科、湖南中伟、湖南邦普等优势储能材料企业,中科星城石墨、湖南中锂、桑顿新能源等锂电池关键材料及电池生产企业。2019年,全省先进储能材料企业实现产值450亿元,同比增长30.42%。

在废旧电池循环利用、正极材料、前驱体等领域,湖南尤其具有优势,其中正极材料的产业规模、技术水平、研发能力均居全国领先地位,高电压钴酸锂等细分产品领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湖南杉杉连续六年排名行业竞争力品牌榜第一位,被工信部认定为国家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企业;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业拥有长沙矿冶院、湖南邦普、湖南金源、金凯、顺华等回收企业……

其中,湖南邦普已成为亚洲最大的废旧电池资源桥接式循环演示基地,回收处理规模和资源循环产能居亚洲首位。据其官网介绍,湖南邦普年回收处理废旧电池总量超过6000吨,年生产镍钴锰氢氧化物、镍钴锰酸锂、钴酸锂、氯化钴、硫酸镍、硫酸钴和四氧化三钴达4500吨。根据2018年公开资料显示,宁乡高新区邦普三元前驱体产能约为3.6万吨/年,位居全球前三。

去年,2020中国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产业技术与市场年会在长沙举行,来自全国各地区电池及材料、汽车主机厂、汽车拆解、冶金、资源回收、环保科技等领域的300余名企业代表和专家学者齐聚一堂。“选择在长沙举行,正是看中了湖南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产业走在全国前列。”举办方受访时表示,湖南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具有行业代表性。

(7月30日,湖南金源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动力电池回收车间正在有序运转。受访者 供图)

回收湘军加速布局,剑指行业领军者

近年来,湖南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领域发展迅速,企业纷纷剑指行业领军者。

2019年,湖南就成立了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产业联盟。目前,湖南邦普在宁乡先后完成了5期建设。去年,第6期建设正式启动,该工程又叫“动力电池资源化循环利用扩建项目(二期)”,计划投资10亿元。

2020年3月底,长沙矿冶研究院研发的电池回收平台——“锂汇通”正式上线。据悉,这是国内首个动力电池回收平台,以“交易+供应链服务”和“信息+产业大数据”为核心,提供退役电池第三方回收及信息溯源服务,还具备供需对接、在线交易、检测估值、仓储物流、行业分析、技术咨询、金融赋能等功能。

“通过物质流、信息流、资金流的融合,不断提高回收环节效率,降低回收成本。”“锂汇通”负责人李重洋介绍,平台定位为“全球退役动力电池综合回收及信息溯源服务商”,去年回收电池900吨,今年上半年回收量已超去年全年,达1000吨。

“团队80%以上的是技术人员,正全力攻关相关回收利用技术。”李重洋告诉记者,根据长沙矿冶研究院规划,到2025年旗下“锂汇通”平台将回收利用废旧电池10万吨,2030年回收超60万吨,市场占有率达40%-50%,成为国内行业的绝对龙头。

在工信部认定的27家锂电池回收“白名单”中,湖南金源是其中之一。湖南金源主要从事钴废料及废旧锂电池综合回收处理,并生产高端电池材料。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其安化母公司技改完成后,日处理电池粉末料达35吨;已在宁乡新增土地200亩,开展10万吨废电池拆解及综合回收项目一期工程建设,可实现年产值30亿元;计划于2023年启动二期工程建设,投产后综合产能达50亿元,“2023年计划再规划10万吨磷酸铁锂废电池综合回收湿法工厂,打造磷酸铁锂电池检测、储能、再生完整产业链。”

政府政策先行,助力回收湘军前行

今年1月11日,省工信厅印发《湖南省先进储能材料及动力电池产业链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提出到2023年,湖南省先进储能材料及动力电池产业链产值突破1000亿元,并将湖南打造成为全国产业集中、品类齐全、产业链完整的储能材料及动力电池产业研发和生产集聚区,逐步建成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

在动力电池回收方面,“三年行动计划”将进一步规范我省动力电池回收行业,使行业健康快速发展。下一步,工信厅将会同科技厅、能源局、商务厅、交通厅等部门,研讨制定省内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细则,落实责权利,并制定相应的处罚措施,推进我省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生态可持续发展。

“政府来规范,更能维护行业秩序,吸引、整合市场资源。”知情人士介绍,2020年,湖南省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系统集成解决方案项目由长沙矿冶研究院牵头,中车时代、铁塔能源湖南省分公司等11家单位组成的联合体中标。

其实早在2019年4月,省工信厅就发布了《关于印发湖南省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基本建成共享回收网络体系,引导省内80%以上的新能源汽车退役报废动力蓄电池进入回收利用网络体系。

通知还指出,将攻克一批关键技术,形成技术先进、经济型强、环境友好的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新技术体系;基本建成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技术标准规范体系;培育一批梯次利用和再生利用龙头示范企业,引导形成“回收—梯次利用—资源再生循环利用”产业链和产业园区。

链接

我省已建成466个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

据省工信厅数据,截至今年4月底,全省共有466个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其中72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已建立回收服务网点。今年5月中旬和6月底,省工信厅先后赴南京、无锡、上海、杭州、衢州等地开展系列调研,学习各地企业回收服务网点建设经验,以指导项目单位建设高标准动力电池回收服务网点,不断完善第三方回收服务平台相关功能。

另据初步统计,今年1月-6月,省内试点单位再生利用企业处理废旧电池极片及粉料8480吨,处理退役锂电池3792吨,其中磷酸铁锂电池530吨。

分享到:0
|热门推送

QQ咨询

微信

咨询电话

18016091277

QQ咨询

发送短信

拨打电话

联系我们

X

扫一扫,即刻进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