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EV之家首页!新能源物流车 新能源货车电动物流车 新能源物流车

       

EV之家
统一服务热线

4001128258

EV之家
EV之家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小微企业社保费和住房公积金要减免了!

中小微企业社保费和住房公积金要减免了!

2020-02-19 浏览次数:1,488 次 南方都市报

新冠肺炎疫情下,复工复产难、人力成本高等难题令中小微企业举步维艰,而裁员之忧也随之在社会上蔓延。 就在各界呼吁为中小微企业减负之际,2月18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涉及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三项费用。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社会保险费减免政策明显向中小微企业倾斜。会议明确,从2月到6月对全国中小微企业免征上述三项费用;对于大型企业,明确湖北以内的亦可享受免征待遇,湖北以外的则可减半征收。会议还明确,6月底前企业可申请缓缴住房公积金。

察时局注意到,关于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实际上连日来已有多地实行缓缴免缴等政策。业界认为,在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方面的减负政策以外,国家应出台更多减税降费政策,尤其要把握“一揽子”减税降费思路。

疫情持续了整个春节,令酒店、影院、旅游等行业经营效益断崖式下跌,而延迟复工则带来更大范围的不利影响,企业正面临“经济寒冬”。

“就怕疫情没有了,工厂也没有了,社会失去了造血的机器,这比起疫情本身其实更可怕!”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清华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主席黄奇帆日前撰文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为企业尤其是中小微民营企业减负,避免裁员潮和倒闭潮,成为各界的共同呼声。

此次会议强调,当前统筹抓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一项迫切任务是稳就业,“稳就业就必须稳企业”。

为减轻疫情对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影响,会议确定“阶段性减免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单位缴费”。除湖北省外的各省份,从2月到6月对中小微企业免征上述三项费用,而对大型企业可减半征收;会议格外照顾了此次位于疫情中心的湖北省,规定湖北从2月到6月,“可对各类参保企业实行免征”。

除了社会保险费征收上的减负举措,还有近日来备受热议的住房公积金。会议决定,到6月底前,企业可申请缓缴住房公积金,在此期间对职工因受疫情影响未能正常还款的公积金贷款,不作逾期处理。

会议还要求抓紧出台科学分类的复工复产防疫指南,做好重点群体就业工作,纠正限制劳动者返岗的不合理规定;抓紧制定高校毕业生延期录用报到方案,加大网上招聘力度;抓紧出台对个体工商户的支持政策。此外,还要求确保失业保险待遇按时足额发放,保障失业人员基本生活等。

实际上,在此次会议之前,国内多地已经在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方面出台措施,为疫情中的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减负。

河南省政府日前发文,“受疫情影响生产经营暂时遇到困难,确实无力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中小微企业,经批准后可以缓缴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费,缓缴期暂定为6个月,缓缴期间不计滞纳金,参保人员享受正常待遇,不影响个人权益记录”。

广东省政府日前也要求减轻社会保险负担,对受疫情影响不能按时缴纳企业“五险一金”的企业,允许延期至疫情解除后三个月内补办补缴;补办补缴社会保险费用免收滞纳金,相关待遇正常享受等。

而在公积金方面,深圳、杭州、西安、苏州、重庆等多地陆续出台政策,规定受疫情影响确有困难的企业,可申请暂缓缴存公积金,或申请降低公积金缴存比例。其中,深圳、杭州允许企业公积金缴存比例低至3%,其他地区多为5%;各地企业暂缓缴存的期限为6个月到12个月不等,比此次会议明确的力度还大。

察时局注意到,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单位缴费率若分别按16%、1%、1%来计算,对于中小微企业而言,这5个月期间可暂时缓解约18%的压力;如果再申请缓缴住房公积金,最多可再减轻12%(住房公积金单位缴存比例在5%-12%之间)的负担。这就相当于,仅按此次会议的最低要求,各地符合条件的企业的“五险一金”可缓解约30%的负担。

据《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53%的受访企业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超过30%,16.27%的受访企业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高达50%以上。此外,也有互联网企业反映,其人力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甚至高达70%。

而在今春复工复产迟迟不能顺利实开启的背景下,社会对企业裁员的担忧愈深。今年2月10日复工首日,新潮传媒称就高调宣布裁员10%。该企业称,尽管其有10亿元现金,但在无收入的情况下,只能活6个月。

黄奇帆建议,当前除税收等政策以外,建议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为企业“直接降低12%的成本”。虽然业界对此多有支持,但也有专家认为,此举减负效果并不会特别明显,如周应恒就认为,除了“五险一金”,国家更应该从减税方面来思考为企业减负的问题。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日前撰文指出,减税降费成为当前舆论呼吁为企业解困减负的一大重点,他认为“应把握好在配套改革攻坚克难认识框架下,面对企业负担全景图的‘一揽子’减税降费思路”。

贾康指出,许多企业家说到的税负过重,实质上是综合负担过重。除了企业会碰到的一二十种法定“正税”以外,大量的企业负担还体现在“五险一金”、各部门各级政府总计几百种行政性收费以及人工、物流、融资、用电、用水、用地等成本上。

“我们现在就应加紧研究和尽快出台‘最小一揽子’的配套改革可行方案与可操作措施,并紧密结合打造高标准法治化营商环境和完善国家治理体系、提高治理能力,来切实地降低企业的制度性成本负担,争取在‘抗疫’之年及其后,使国民经济有更好的表现。”他说。

分享到:0
|热门推送

QQ咨询

微信

咨询电话

4001128258

QQ咨询

发送短信

拨打电话

联系我们

X

扫一扫,即刻进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