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EV之家首页!新能源物流车 新能源货车电动物流车 新能源物流车

       

EV之家
统一服务热线

4001128258

EV之家
EV之家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产能过剩、无序竞争、埋下隐患,动力电池报废回收行业发烧了?

产能过剩、无序竞争、埋下隐患,动力电池报废回收行业发烧了?

2020-02-02 浏览次数:1,839 次 中国汽车报网


打开手机淘宝或咸鱼APP,搜索动力电池回收相关的关键字,会出现很多商品。动力电池是重要的工业品,也是关系汽车安全的核心零部件。即将进入报废回收再利用环节的动力电池,竟被当作快消品在网端交易、热炒,这是当前市场真实发生的一幕,折射出这个行业过热、非理性发展的隐忧。

  ■不正常的退役动力电池交易

“报废动力电池在运输等管理层面是被当作危险品、特殊商品进行管理,可实际在网络空间则像快消品一样售卖、流通,这太不正常了!”一家工信部试点动力电池报废回收企业(以下简称“白名单企业”)的业务负责人李阳(化名)向记者吐槽道。据介绍,这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动力电池报废回收正常的价格体系,成为退役动力电池价格“脱缰”的幕后推手之一。

李阳还表示,现在自媒体对报废动力电池的热炒,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这个行业过热。他说:“比如,抖音上很多人都在介绍动力电池回收。”《中国汽车报》记者在互联网上搜索动力电池回收,也出现很多“上门回收”、“只收公交、汽车锂电池组”类的链接。

“我们白名单企业经常被叫到一起竞标,价高者得。”据华友循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鲍伟透露,竞价是当前动力电池报废回收行业的普遍做法,价高者得则是“行规”,但中标的价格高得甚至脱离了待报废回收动力电池的实际价值。比如,一吨价值1万元左右的退役动力电池,价格高的时候甚至被炒到2万~3万元。鲍伟的这种说法,记者从李阳及赣州市豪鹏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区汉成处均得到了证实,他们所在的三家白名单企业经常被叫到一起竞标退役动力电池。

据了解,上述现象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车企或新能源汽车运营商盈利空间很窄,大家都想尽可能地提升退役动力电池的价格。然而,他们似乎忽略了退役动力电池报废回收必然产生较高的无害化处理成本。区汉成表示,当前退役动力电池的价格普遍高于其矿物质的价格,也远远超出应有的报废回收价格。“作为一种需要回收处理的特殊化学产品,退役动力电池不应被当作普通商品一样售卖。”他强调,企业进行动力电池的报废回收,首先考虑的不应是盈利问题,而是如何做无害化处理,消除污染及相关安全隐患,否则可能走上铅酸电池报废回收混乱无序的老路,贻害无穷。

  ■无序竞争埋下安全隐患

那些被推高价格的退役动力电池会流向正常的回收渠道吗?答案显而易见是否定的。李阳告诉记者,这些动力电池甚至不被做任何处理就直接转卖出去,配装在电动三轮车、摩托车上,用于储能的很少,因为装“车”的利润空间更大。

据介绍,这些没有经过拆解检测而再次被装“车”使用的电池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因为拆解检测会产生一定的运输、储存、人工等成本,还需要技术设备和操作支持,只想着赚钱的回收方自然要忽略这个步骤。更令人担忧的是,在竞价机制下,很大一部分退役动力电池流入非正常回收处理渠道,甚至手工作坊大量存在,埋藏下安全隐患。

对报废回收的动力电池进行无害化处理需要较高的技术能力,正规企业必然投入较高的环保及生产运营成本。而如果进厂回收的动力电池价格已超出相关矿物质的价格,企业根本谈不上利润空间,亏本赚不来吆喝的同时损害了自身正常运转,行业的健康发展也无从谈起。据区汉成介绍,退役动力电池本身会产生较高的运输成本,因为需遵守危化品运输的相关规定;在储存、处置方面也要符合严格的安全管理规定,会产生较高的环保和安全管理成本。而以高价流入不合规企业的退役动力电池在运输、储存等方面根本不可能合规操作,因为这样一来它们肯定要亏本。

事实上,工信部已建立溯源管理系统,对动力电池从生产、使用到报废回收的全流程进行数字化监管。目前,在流程前端,动力电池生产的数据基本已实现上传,但后端退役后的动力电池相关数据还没有接入系统。据悉,退役后的动力电池一旦被打乱以电池包为单位的编码体系,重新编入储能等梯次利用系统,很难追溯其去向。

  ■投资过热或致产能过剩

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孙峙对外公布了一组调研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1月,我国动力电池拆解、再生项目规划产能已达120万吨/年,而2019年实际处理量甚至不足2万吨。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方面预测称,2020年我国退役动力电池的规模将达12万~17万吨。还有一种说法,2025年,这个数字将超过78万吨。但即便真的达到这种体量,目前这个行业的规划产能也已过剩。更何况资本对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进行新布局的脚步,并没有停歇的迹象。

区汉成表示,大家都判断动力电池报废回收是一片“蓝海”,投资热潮不断,甚至出现了过热的势头。究其原因,一方面,与按照新能源汽车使用周期推算,动力电池报废回收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有关;另一方面,动力电池含有的锂、钴、锰、铜等稀有贵金属,我国储量并不高,锂和钴的对外依存度甚至分别高达70%和90%,而且它们的价格波动很大,市场对退役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确有需求。数据显示,我国废料量约占全球的40%以上,而有效回收率却低于20%。

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动力电池报废回收处理需要符合严格的环保规定,从项目立项到环评,再到体系建设不仅需要资本支持,也需要技术实力。而目前这些新投资的项目并非全部达标,且未达标的为数还不少。如果不能及时严格按照相关标准建设项目,动力电池报废回收极有可能染上报废汽车回收环评达标率差的旧疾,行业整体发展陷入技术水平低且混乱的状态。李阳直言:“我们不怕市场竞争,激烈点也没关系,但不正当竞争真的是害群之马,危害甚广。”

而如果退役动力电池最先考虑的不是报废回收,而是梯次利用,这就意味着我国动力电池报废回收的产能要想有用武之地,恐怕还需等待更长时间。

记者了解到,尽管动力电池回收报废投资热在经历了2018年的高峰后,2019年已趋冷,但目前仍处过热状态,看来在一段时间内,业界还需加强对行业理性发展的呼吁与引导。

分享到:0
|热门推送

QQ咨询

微信

咨询电话

4001128258

QQ咨询

发送短信

拨打电话

联系我们

X

扫一扫,即刻进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