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EV之家首页!

       

EV之家
统一服务热线

4001128258

EV之家
EV之家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能源汽车」从“补车”到“补桩” ,充电桩运营商盈利梦想什么时候能成真?

「新能源汽车」从“补车”到“补桩” ,充电桩运营商盈利梦想什么时候能成真?

2019-05-09 浏览次数:5,635 次 新能源汽车新闻ev

4月29日,特锐德董事长于德翔公开发布了致股东的一封信,信中透露,特来电5年来累计投资50多亿元,研发投入超过10亿元,前4年累计亏损达6亿元,在2018年,充电网板块终于实现了盈亏平衡。众所周知,过去几年,充电桩运营商的日子普遍过得并不好。充电运营商巨头的盈亏平衡,让人不禁猜测,充电桩的春天要来了吗?

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逐渐从政策驱动走向市场驱动,充电桩行业颇不平静,政策在逐渐向新能源汽车最下游的充电基础设施倾斜,从“补车”走向了“补桩”。4月初,滴滴旗下的小桔充电又与诸多充电运营商企业“分手”,在行业内掀起一丝波澜。不可否认,经过之前的野蛮生长之后,充电桩行业正在慢慢步入正轨。不过,对于充电运营商来说,要想实现盈利赚得盆满钵盈,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

政策利好促使建桩速度加快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突破百万辆,完成125.6万辆,同比增长61.7%。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处于新能源汽车行业最下游的充电基础设施的建设却没有跟上。在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以下简称“充电联盟”)2019年度工作会议上,充电联盟理事长董扬直言,充电难已经成为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最大短板。

3月26日,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出台,四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充电桩行业也随着政策的落地迎来了回温。2019年及过渡期间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方法显示,新能源汽车地补取消之后转向至充电、加氢基础设施建设及配套运营服务等方面。

根据充电联盟发布的相关数据,截至3月,联盟内成员单位总计上报公共类充电桩38.4万台,其中交流充电桩21.9万台,直流充电桩16.4万台、交直流一体充电桩0.05万台,环比增加35947台。记者梳理数据发现,联盟内全国规模化运营商企业,即充电设施保有量在1000台以上的单位,一直都是特来电、国网公司、星星充电、上汽安悦、中国普天、深圳车电网、云杉智慧、万马、珠海驿联、南网、贝棱斯、深圳聚电、特斯拉、比亚迪和富电这15家企业。不过在3月,联盟内充电桩保有量超过1000台的运营企业增加至17家,新晋企业分别是依威能源和南京能瑞,其中依威能源充电桩保有量达19849台,超过上汽安悦成为充电联盟充电桩运营企业保有量排名第四的企业;南京能瑞充电桩保有量为4567台,位列第十名。

对于3月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运营情况出现的变化,中国充电联盟信息部主任仝宗旗认为,这是我国充电产业受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影响的外在表现之一。随着新的补贴政策提出地方补贴不再补给新能源车企,而是补给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企业,让大家看到了这个产业美好的未来。

行业发展趋于理性


4月2日,特来电、万马爱充、星星充电等头部充电桩运营商宣布与小桔充电“分手”,放弃平台导流优势,转为全部自营发展。不过,在小桔充电与充电桩运营“三巨头”“分手”之后,4月中旬,其又携手科华、中恒、盛弘三大桩企联合发声,准备共建充电生态。小桔充电华南总经理林枝棠表示,小桔充电坚持开放平台模式,整合滴滴平台数十万的新能源汽车优势,为运营商提供精准流量,并通过技术和运营手段帮助合作伙伴提高运营效率。

前后相隔不远的“分手”和“牵手”,可以看出小桔充电在其中担当的角色更多的是平台导流。对于特来电、万马爱充、星星充电来说,目前三家运营商的充电桩数量已经占到全国总量的56.76%,可谓当之无愧的充电桩“三巨头”,并且,“三巨头”的充电站点在小桔充电上的站点数占到了80%。在之前,特来电、星星充电与国家电网、南方电网联手成立了河北雄安联行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安联行”)。两个国家队“大佬”与民营企业“两巨头”的合作,意义深远。国家能源局电力局副司长赵一农表示,“雄安联行的成立,是为了推动充电互联互通强化平台融合。”星星充电董事长邵丹薇对此发表自己的看法,未来雄安联行将会成为一个大的平台。因此,特来电、万马爱充、星星充电“三巨头”无论从自身盈利考虑,还是从抢占市场考虑,都没有必要再与小桔充电“捆绑销售”。

通过充电运营企业中前六大运营商近4年充电桩的保有量和增长量,以及整个充电运营商的排名可以看出,在整个行业中,区域集中度、运营商集中度都很高,前六大运营商的占比已经接近92%。对于当前我国充电产业的整体状况,中国充电联盟副秘书长杨敏表示,在行业发展当中,虽然2018年我国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增速有所放缓,但整个充电行业的发展,已由初期的“跑马圈地、超前投建”,逐渐调整为目前“切合需求、合理超前”的模式。从特锐德董事长于德翔的公开信中,我们也能看到,这些头部的充电运营企业,目前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发力点。

盈利仍需要跨过几道坎

根据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以下简称“百人会”)发布的《公共领域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报告(2019)》,充电基础设施运营的收益来源主要分为四类:

一是以充电服务费为主要收益来源;

二是不收取充电服务费,从其他地方获益;

三是拓展广告业务;

四是增值服务。

4月20日,百人会与国际环保公益组织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在京发布了研究报告《中国充电服务市场如何健康发展》,该报告表示,2020年充电增值服务有望创造22亿元的市场。不过,只有当充电服务形成规模化和数据化之后,才能充分发挥增值服务的作用。现阶段,收取充电服务费是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商的主要收入来源。

在实现增值服务之前,充电桩企业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如何提高充电桩的利用率。众所周知,盈利难几乎是所有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商面临的最大难题。导致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商盈利难的主要原因是充电桩利用率低。据百人会测算,2018年全国公共充电设施充电总量约为24亿kWh,鉴于各月公共电桩保有量变化较大,以月为单位,计算各月份公共充电设施平均小时利用率,结果显示,充电桩的利用率均不足10%。

星星充电董事长邵丹薇表示:
“要想实现盈利,最重要的是充电桩要建对地方。星星充电花费了近20亿元才摸索出一些建桩的门道。”她感概,在此前星星充电举办的优惠活动中,为了吸引更多的车主前来充电,基本免费开放充电桩。在触达所有消费者的情况下,还有将近20%的充电桩没有被使用。因此,星星充电会根据充电桩的利用率,取缔那些利用率低下的充电桩。现在,星星充电的日充电量在300万kWh,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倍,并且每天都在保持一定的增长,基本能够做到每个月比上一个月增长10%。

“在星星充电的充电板块,如果算上智慧装备,从2015年开始一直都是微利状态。如果只看充电桩运营板块,星星充电依然亏损,不过离盈利点越来越近了。”邵丹薇说。她同时表示:“单单一味地增加充电桩数量,如果利用率不高,反而会成为企业的一个负担。在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一定要看到后期的运营成本、电力的运维成本和巨大的管理成本。如果不建对桩,只会造成资产越大、负担越大。企业按照市场的需要,合理有序地建桩,很快就能够收回成本,实现盈利。”

行业交流请扫下方微信

新能源电动物流车小电池没有电了也会导致无法启动

分享到:0
|热门推送

QQ咨询

微信

咨询电话

4001128258

QQ咨询

发送短信

拨打电话

联系我们

X

扫一扫,即刻进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