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EV之家首页!新能源物流车 新能源货车电动物流车 新能源物流车

       

EV之家
统一服务热线

4001128258

EV之家
EV之家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汽车关税战停摆 谁是背后的利益相关者?

汽车关税战停摆 谁是背后的利益相关者?

2019-12-23 浏览次数:1,891 次 华夏时报

12月15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汽车及零部件继续暂停加征关税。这即意味着我国本应在15日当天12时于对美国产汽车及零部件分别加征25%、5%税率双暂停,对美产整车关税税率仍定格在25%,消息公布后,包括通用、福特、特斯拉在内的美系汽车品牌并未展现出过多的市场发声。

相比较美系品牌的集体噤声,德系、日系品牌在2019年7月-12月间所受到的市场影响更大,虽然中国车市全年整体下滑速度明显,但相比较而言,德系与日系车的市场份额依然向好。而且从全球市场角度看,正是得益于中国市场的渐进性增长,在2019年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跌幅的全球汽车市场中苦战的跨国车企,才得以保住业绩。

中美坐下来谈才稳人心

只有中美两国坐下来谈的时候,全球汽车制造业巨头才能嗅到机会,而在中国市场之外,则是哀鸿遍野。

据德国汽车工业协会本月初表示,预计今年全球汽车销量将下降5%,这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该协会主席表示,受需求疲软、美国关税政策及英国脱欧等因素的影响,2020年德国汽车行业或将进一步裁员。

德国汽车工业协会主席伯恩哈德·马特斯表示,预计2020年,德国汽车在国内的销量将下降4%,至343万辆,在欧洲的销量将下降2%,德国汽车三巨头戴姆勒、宝马、奥迪相继宣布了裁员计划。就在近日,奥迪宣布,计划于2025年前在德国裁减9500名员工,超过员工总数的15%。随后,戴姆勒也宣布,计划在2022年之前将裁员至少1万人。今年9月底,宝马表示,计划到2022年裁员5000至6000人。

而据日本央行调查显示,日本12月大型制造业景气判断指数为零,9月为正5。这是该指数连续第四个季度下滑,触及2013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更令德国、日本两国汽车业担心的是,美国的贸易战大棒是全球性指向,德日的汽车贸易在与美谈判的进程中,始终都在担心关税报复这“另一只靴子”的落地。

而同是汽车制造业大国的美国,则是饱受汽车工会罢工纷扰,眼下开工都成问题,虽然中国市场的下行压力同样巨大,但相比这些汽车制造大国的国内乱象,这一串串的数据与场景,与它们在中国的局势形成了鲜明对比。

数据显示,2019年11月,德系车企在华销售同比止跌转正,同比增2.9%,奔驰和大众轿车整体均上涨,北京奔驰同比增长20%,11月销量前十车企中,德日车企占据7席,而一汽丰田更以同比递增20%的速度领涨十强。

谁在真正受益

若排除德系、日系在华排产车取得的战绩,2019年美产进口车占我国整个进口汽车市场份额大约为17%,而据不完全数据统计,两家德国汽车企业销售车辆在此间总共占比57%。福特汽车占20%,随后是特斯拉,为7%。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指出,德国两大豪华品牌近两年都在中国市场加大了SUV投放力度,而奔驰的大尺寸SUV,以及宝马X系列的这类美国产车型最容易受到利率波动的影响。

据《华夏时报》记者查实,奔驰出口到中国的GLE/GLE轿跑车和GLS来自阿拉巴马州,戴姆勒将这里的塔斯卡卢萨工厂描述为“传统的SUV生产基地”。在2018年全球销量中,戴姆勒指出,SUV“占梅赛德斯-奔驰全球销量的三分之一以上”。除奔驰外,宝马向中国出口的X系列一部分来自其在南卡罗莱纳州斯帕坦堡工厂,而且依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宝马已连续五年蝉联全美最大的汽车出口商。

而此轮关税停征,显然对部分产品生产地在美,销售地在华的奔驰、宝马而言是有利的,面对2019-2020年的销售形势,汽车品牌经销商结合中美税率政策,才得以更为合理地安排来年在华进口车型的销售排表和订货。

同理,在美产进口车占比中有20%份额的福特系,也将受益于此次关税停征。2018年林肯品牌在华销量为5.5万辆,目前林肯品牌在华所售车型全部为进口款,其Navigator领航员生产地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Aviator飞行家产地为伊利诺斯州芝加哥,Continental大陆产地为密西根州弗拉特罗克,唯一的一款国产车型MKC的换代车型(国外命名为Corsair)8月刚在重庆工厂下线,预计在年底或明年初正式上市。

中美新能源牌如何打

与福特、奔驰、宝马在华销售美产内燃机车型的获利模式不同,中美建立在关税基础上的汽车贸易博弈映射在新能源领域,则具备更多的看点。

以特斯拉为例,表面上看,是美国企业在中国投资,而实际上,上海组织银团贷款给特斯拉,后者投资生产线。上海地方又拿出数平方公里的土地,低价作给特斯拉。后者在美国各州的投资,也习惯性享有土地优惠。特斯拉真正的投资,是知识产权、品牌、生产组织,产业链协同等,技术资产和产业链资产的注入是特斯拉为代表的美式新兴企业的投资模式,而非真金白银。

也就是说,特斯拉在一轮又一轮的中美贸易博弈中发现,与其站在中美关税贸易的焦点下发展业务,不如退到美产车的争论焦点外,利用中美贸易的平衡性策略来加速中国本地化,以时间换空间。

而在日前,亦有消息称我方将从美国进口基于玉米的乙醇,以弥补国内生产的放缓,并实现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上将清洁燃料与汽油混合比例提高的目标。

美方资料显示,2016年中国进口了约2亿加仑美国乙醇,但由于贸易争端,进口关税在2018年提高至70%左右,相关进口因此被关闭。来自美国可再生燃料协会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美国共出口了24亿美元的乙醇。

如果消息确实,或将对近几年国内外车企的产品投放布局造成相当的影响。

分享到:0
|热门推送

QQ咨询

微信

咨询电话

4001128258

QQ咨询

发送短信

拨打电话

联系我们

X

扫一扫,即刻进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