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EV之家首页!

       

EV之家
统一服务热线

4001128258

EV之家
EV之家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补贴退坡下,天齐锂业为何能“逆市”拿矿扩产?

补贴退坡下,天齐锂业为何能“逆市”拿矿扩产?

2019-07-29 浏览次数:1,410 次 经济观察报

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锂电池,锂材料,锂电池,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

图片来自“123rf.com.cn”

从澳大利亚泰利森的格林布什矿到中国江苏的张家港,灰白色的锂辉石漂洋过海,在码头卸货之后通过密闭的履带被运至仓库,经过层层处理工序,方被加工成纯白色粉末状的电池级碳酸锂,打包运送至下游正极材料制造商。

这是经济观察报记者近日在天齐锂业张家港生产基地看到的场景。锂作为锂电产业的基础元素,被誉为是21世纪的“能源金属”和“推动世界前进的元素”。近年来随着电动汽车和储能需求的增长,全球锂电池行业迎来发展的黄金期。

受到下游需求爆发式的增长,锂盐产品近年来经历了供不应求的局面,直接导致价格的暴涨。同时,业内普遍认识到上游锂矿的稳定、充足和优质的供应是中游锂盐加工的基础。因此,越来越多的锂生产商开始向上游拓展,寻求可靠的锂资源。

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为例,自2015年开始上涨,最高一度接近20万元/吨,而目前6万~7万元/吨的价格甚于“腰斩”。

但随着新建产能的逐渐释放、下游需求增长受到政策等方面的影响不及预期,锂化工产品价格大幅回落,进而影响锂材料企业的利润,在当前的价格下,不乏小厂商在成本线上挣扎。

一方面在国外高价拿矿,另一方面国内锂化工产品价格一片惨淡,加之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对上游碳酸锂需求削弱的层层传导,上游以锂为核心的材料企业天齐锂业做出了选择:拿矿、扩产、同下游客户签订长单,以期应对国内市场的短期波动。

天齐锂业高级副总裁葛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销售端跟运营端之间的联系是很紧密的。之前就会感觉到销售端的要求会给到我们运营端一种压力。比如说他们需要的量可能不是每天都是一个定值,可能会随着业绩要求有所波动。但是我们运营端追求的就是平稳,因为只有在平稳的状态下,质量、成本这些问题才能够得到最好的控制。”

频频海外拿矿

张家港生产基地作为天齐锂业国内三大生产基地之一,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全自动电池级碳酸锂生产工厂,前身是银河锂业江苏公司,于2015年被天齐锂业收入囊中。该生产基地的设计产能为18500吨/年,目前则保持满负荷生产的状态。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该生产基地员工人数约200名,其中现场工仅占总人数的一半,而国内其他同等规模的工厂人数在700~800名的范围之内。

去年,天齐锂业营收的83%来自国内,17%来自海外。下游客户主要包括电池材料制造商、跨国电子公司和玻璃生产商,为世界十大正极材料制造商中的七家以及世界五大电芯电池制造商中的三家供货。“上游夯实、中游扩产、下游渗透”,谈及产业布局战略,葛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他所指的上、中、下游分别是指更为合适的矿山资源,化工、锂盐生产和以金属锂为代表的材料以及更为下游的电池行业。排在首位的即是矿山资源的“争夺”。由于国内的锂矿资源多处于高海拔地区的盐湖中,开发难度及成本较高,为获取品味更高的资源,国内锂矿企业近年纷纷选择投资海外矿产。

目前天齐控股泰利森锂业,同时在2018年通过收购SQM部分股权的方式得以战略性接触优质的阿塔卡马盐湖资源。回溯其过程不乏如履薄冰的意味。

2012年,美国洛克伍德公司宣布将全面收购泰利森锂业,天齐采用的锂辉石原料几乎全部来自于泰利森。为了保障未来原料的稳定供应,天齐采取了由控股股东天齐集团先行收购后转手上市公司的方式,最大程度缩减了整个过程中的审批流程,完成了拦截式收购。

2017年,加拿大钾肥公司(PotashCorp)应印度商务部要求,宣布将剥离其在SQM公司的股权。SQM公司为全球三大锂产品供应商之一,其位于智利阿塔卡马的盐湖资产为全球范围内含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的锂盐湖。2018年5月,天齐锂业宣布作价40.66亿美元收购23.77%的SQM股权。

天齐锂业接二连三地出手拿矿也引来了“蛇吞象”的质疑声。对此,天齐锂业在7月23日回复经济观察报的书面采访中表示,最新一次交易的主要挑战来自于收购资金筹措。天齐锂业最终通过自有资金、银团贷款等融资方式完成了收购款项的筹集。

据葛伟回忆,一开始拿格林布什矿的时候,市场上就存在质疑(“蛇吞象”)。当时的锂盐产品3、4万/吨都在卖,天齐锂业的市值为十几亿。格林布什矿的总价为40多亿美元。“所以说当时那种情况比现在还要极端一些。现在我们的市值也接近300亿。格林布什是锂辉石矿石上的一颗明珠,泰利森锂精矿的含锂量在6%出头,原矿品位在2%,国际上最高。阿塔卡玛是盐湖界的一颗明珠,我们当时思考了很久,并不是一时冲动为了拿而拿。”

通过梳理天齐锂业的财报数据,不难发现其正在面临的短期流动性问题。根据天齐锂业2019年一季报,负债合计为330.96亿,资产负债率上升至73%,去年同期则为41%。

针对降负债,天齐锂业方面在书面回复中称:“2019年公司围绕降负债进行工作,力争在未来12-18个月内,在保证公司财务安全和保持正常的财务杠杆率的情况下,将负债减少15-20亿美元左右,进而保证公司财务安全。”

具体来看,对于现有有息负债,公司已制定相应的还款计划,公司将采取的各类缓解35亿美元并购贷款本金偿付压力的措施包括:拓宽融资渠道,综合运用境内外各类融资工具为本金偿付筹措资金;持续提高财务管理水平,持续关注及降低流动性风险及债务偿付风险等。

今年4月,天齐锂业年度股东大会批准了公司以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总量不超过3.43亿股股份,募资总额不超过70亿元,此次配股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偿还部分并购贷款。

此外,天齐锂业方面表示,将使用经营活动产生的稳定现金流及SQM向公司的分红及时偿付各有息负债的利息。已公布融资计划包括配股募集不超过70亿元人民币及发行总规模不超过5亿美元的境外美元债券。

由短及长抵御波动

与高负债对应的是净利变薄。天齐锂业2019年一季报显示,其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为1.11亿元,去年同期为6.6亿元,同比降低83%。为近三年来同期最低水平。与之难分伯仲的赣锋锂业在也2019年上半年度业绩预告中表示,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下降65%~45%,净利区间为2.9亿元~4.6亿元。

关于业绩变动,天齐锂业在一季报中指出,原因是并购贷款带来利息支出大幅上升,以及锂化工产品售价的下降。

自2015年开始上涨,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最高一度接近20万元/吨,而目前6万~7万元/吨的价格甚于“腰斩”,整体呈阶段性下滑趋势。

葛伟认为目前的这个售价已经触及很多企业的成本线,或将直接淘汰部分低端产能。而导致前期价格虚高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存在不理性的炒家,另一方面也能反映出一些企业的成本过高,偏离正常的价位,因此需要高售价以达到收支平衡。市场上甚至一度出现企业不计成本地到处找矿的情形,但价格迟早是要回归理性区间的。

另一方面价格回落也传达出需求过剩的信号。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终端车企削减了相关电池订单,而上游企业为电池厂商提供正极材料,自然也会受到需求削减的影响。

而为了抵御由供需变动带来的价格的短期波动,规避价格虚高货源紧缺,可以观察到的趋势是上游企业开始倾向于同下游客户签订长单。

但就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天齐的现状是以短单居多。这和中国国情下孕育的市场密切相关。“中国的商人都喜欢随行就市,而随着天齐的目标市场逐步向国际拓展,所谓的长短单就一定是要供方和需方双方一起谈,并不单方面是基于天齐想做什么或者是客户想要什么而定的。就目前来讲,我们跟SKI和EcoPro这两家已经签订长单。未来也会在这部分有更多的发展。”

对于后市的判断,天齐锂业认为整个市场对于下游产业的需求量、生产成本等都会使得价格走势在未来呈现稳中有升的状态。而在目前锂化工产品价格低迷,行业产能略显过剩的情况下,头部企业仍在扩产。

据悉,目前天齐锂业三大生产基地(射洪、铜梁、张家港)均保持满负荷生产,库存维持低位。天齐锂业称实施中的所有扩产项目均是基于匹配未来下游需求而做出的决策,短期内的市场波动不会影响公司对锂行业的长期看好。上游资源主要以控股公司泰利森的格林布什矿为主,以四川甘孜甲基卡为资源储备。

行业交流请扫下方微信

分享到:0
|热门推送

QQ咨询

微信

咨询电话

4001128258

QQ咨询

发送短信

拨打电话

联系我们

X

扫一扫,即刻进行对话